• 古汉语中名词用作动词

  • 发布时间:2014-09-13 22:14 浏览:加载中
  • 在古代汉语里,某词属于某一词类是比较固定的,各类词在句中的职务也有一定的分工。例如名词经常用作主语、宾语、定语,动词经常用作谓语,形容词经 常用作定语、谓语、状语,这种情况是古今相同的,但是,在古汉语中,词类活用的现象比现代汉语更多一些。每个词都有各自的意义和语法特点,属于不同的词 类,但有些词在特殊的语言环境里,可以用作另一类词,词义和语法特点也都有所变化,这种现象就是词类活用。下面我们就分几种情况,结合具体实例,一起探讨 一下名词活用的一些规律。

    1 名词用如动词

    (1)文言代词“之”常常用在动词后面作宾语,所以,宾语“之”前面的名词就往往用作动词。例如:

    徐庶见先主,先主器之(陈寿《隆中对》)——“之”为代词,做了“器”的宾语;“器”,原为名词,句中用作动词,意为“器重”。

    (2)名词连用,两者不是并列、偏正关系,而是主谓或动宾关系,名词即用作动词。例如:

    大楚兴,陈胜王(司马迁《陈涉世家》)——“陈胜”和“王”都是名词,两者构成主谓关系,“王”用作动词,意为“称王”。

    虽疮手勿惮(柳宗元《童区寄传》)——“疮”和“手”都是名词,两者构成动宾关系,“疮”用作动词,意为“烧伤”。

    (3)名词后边带宾语,这时名词即用作动词,因为按现代人说话习惯,名词是不能带宾语的。例如:

    然得而腊之以为饵(柳宗元《捕蛇者说》)——“之”代蛇,充当“腊”的宾语,“腊”活用作动词,意为“晾干”。

    (4)名词后边带介宾短语。介宾短语常常用在动词之后,从地点、时间、对象等方面做补充说明,用在名词之后,名词即活用为动词。例如:

    贫者语于富者曰(彭端淑《为学》)——“于富者”是介宾短语,用在名词“语”之后,“语”活用为动词,意为“告诉”。

    (5)名词前边有副词。副词是不能修饰限制名词的,它往往用来修饰限制动词,所以副词后面的名词即活用作动词。例如:

    不蔓不枝(周敦颐《爱莲说》)——名词“蔓”和“枝”前边,用“不”修饰限制,活用为动词,分别解释为“长出藤、长出枝条”。

    (6)名词前边有能愿动词。能愿动词一般不能单独做谓语,往往和它后面的动词一起构成谓语,所以能愿动词后面的名词,往往活用作动词。例如:

    不能名其一处(林嗣环《口技》)——名词“名”之前,是能愿动词“能”,“名”活用作动词,意为“说出”。

    (7)名词用在“所”字后,名词即活用作动词。例如:

    以为文者气之所形(苏辙《上枢密韩太尉书》)——“所”用作助词必须与动词结合在一起才能充当句子中成分,“所”字后面出现名词,名词词性发生变化。形,形状,这里用作动词,显露。

    (8)名词前或后用“而”字与动词相连,名词即活用作动词。例如:

    可以出而仕矣(韩愈《送董邵南游河北序》)——“仕”前边为“而”,“而”前边为“出”,“出”为动词,“仕”与之构成并列关系,活用为动词,意为“做官”。

    (9)谓语部分无动词或形容词,名词可能动用。例如:

    人恒过(孟子《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》)——“人”是主语,“恒过”是谓语,“过”用作动词,意为“犯过失”。

    (10)文言文中的人名、地名等专用名词,往往直接做主语或宾语,所以,它们之前或之后的名词往往用作动词。例如:

    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(墨子《公输》)——“楚”处于主语地位,其后的“寇”活用为动词,意为“入侵”。

    沛公军霸上(司马迁《鸿门宴》)——“霸上”处于宾语地位,其前的名词“军”活用为动词,意为“驻军”。

    规 律小结:我们鉴别某一名词是不是用如动词,须要从整个句子的意思来考虑,同时还要注意它在句子中的地位,以及它前后有哪些词类的词和它结合,跟它构成什么 样的句法关系。就一般情况而言,代词前面的名词用作动词,因为代词不受名词修饰;能源动词后面的名词用作动词,因为能愿动词只能修饰动词,如果名词前紧接 能愿动词时,即可判断它是活用成了动词;副词特别是否定副词后面的名词用作动词。此外,还有一些辨认的方法,比如说,肯定了宾语以后,就会知道宾语前面的 名词用作动词。

本文地址:/jiaoxue/8.html     转载请注明。
更多
本文关键词:
学习网